你的位置:证券配资网站_证券配资APP_安全配资app_安全的配资交易app推荐 > 证券配资网站 >

曲面屏,曲终人散

  • 发布日期:2024-02-18 07:34    点击次数:80
  • 失败的创新都是相似的。

    文|墨迪

    按照时下最流行的说法,曲面屏就是那个「美丽的废物」。

    现在,这个被嫌弃了近10年的屏显技术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和过去那些所有昙花一现的失败创新一样,将在数码迷的致敬、怀念、和惋惜中,成为科技编年史中的薄薄一页。

    在曲面屏问世的第10年,它的开创者三星决定抛弃曲面屏。今年1月发布的Galaxy S24系列旗舰机已经全系采用直屏设计,这是高端机正在放弃曲面屏的一个强烈信号。

    这些年来,尽管三星旗舰机的曲面屏曲率越来越小,甚至部分机型已经悄悄改用直屏设计,但最顶配的Ultra版本依然保持曲面屏设计。不过很明显,现在就连三星也扛不住了。

    至于国内头部厂商比如华为,自上一代旗舰机开始已放弃全系曲面屏,Mate50、Mate60的标准版均改回了直面屏。

    与所有明星科技产品一样,曲面屏自诞生之日起,就满是争议。数码论坛和社交媒体中,极少数有关曲面屏「科技感、美观、手感好」的好评,永远被铺天盖地的「屏幕一摔就碎」「换屏就要四位数」「贴膜好烦」种种吐槽盖过。

    除了容易误触、边缘「绿屏」、早年亦有国外科技博主吐槽,在玩Pokémon Go的日子里,他发现切换到曲面屏手机意味着必须重新学习如何投掷曲线球。

    一位资深数码迷告诉《降噪NoNoise》,自己已经受够了曲面屏手机,「当初完全是被迫,因为安卓阵营旗舰机清一色曲面屏,几乎没得选。但几年用下来实属鸡肋。」

    曲面屏风头最盛的几年,就有知名科技博主在微博公开炮轰:「几乎所有厂商都跟风做曲面屏,充分证明安卓手机真没啥噱头可炒了。这么反人类的设计却被厂商这么追捧,真是悲哀。」

    从各个维度上看,曲面屏都不算是一次完美创新。在与曲面屏彻底告别前,我们也许有必要去复盘一下,它曾为行业带来的贡献和反思。

    01

    曲面屏=高端?

    一场商业营销的胜利

    世界上首款曲面屏手机是三星2013年发布的Galaxy Round,使用的是三星自家的柔性AMOLED屏幕,但这款手机最初只是一款「原型测试手机」,因此并没有大规模量产和被外界所熟知。

    当时,三星迫切想把自己的柔性AMOLED屏技术推向市场,于是一年后,世界上第一款严格意义上的曲面屏手机——三星Galay Note Edge诞生了。这款手机左边仍保留直屏设计,仅在屏幕一侧边缘有大弧度弯曲,也就是单曲面屏。

    资深三星用户张伟告诉《降噪NoNoise》,当年的Note Edge确实令人耳目一新,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三星在单侧曲面设计了一个特别小的显示任务条,可以最大限度利用曲面的使用功效,「但其实现在回头看,就是一种炫技。」

    Note Edge问世后,甚至有媒体称其为智能手机业带来了新的曙光,是「智能手机新的里程碑」。想要趁热打铁的三星很快在一年后推出了双曲面屏手机Galaxy S6 Edge,至此开启了长达近十年的「双曲面屏时代」。

    三星凭借一己之力推广曲面屏,有两重算计:一是卖屏,二是利用屏显形态创新对抗苹果,立住安卓高端机的差异化竞争力。

    为什么是高端机?因为早期曲面屏实现技术难度大、成本高,只有高端旗舰用得起。

    对于当年尚处于追随角色的国产手机而言,引入曲面屏,自然成为品牌冲击高端的标配之一,这与行业后来纷纷玩徕卡镜头、蔡司镜头异曲同工。

    2016年3月,vivo Xplay5发布,这是国产机中第一款使用曲面屏的手机。这一年有关曲面屏的大事还有很多,华为Mate 9 Pro在下半年发布,采用双曲面屏设计,报价4699元,是当时国产手机售价最高的产品。

    也是2016年,小米Note2曾想以曲面屏进攻高端,甚至不惜花重金请梁朝伟代言。但由于当年小米高管得罪了供应商三星,小米只能退而求其次,选择从LG采购曲面屏。哪知LG曲面屏品质不敌三星,直接导致了小米Note系列口碑翻车。

    早期,国产厂商使用的曲面屏大多都是由三星生产的,难免出现受制于人的情况,但是近几年,随着国内手机厂商和供应链的成熟,情况已经截然不同。

    BGD咨询资深分析师李刚告诉《降噪NoNoise》,三星在2013年前后屏显技术领先国内很多,不过最近几年,国内厂商弯道超车,在柔性屏、折叠屏领域的提升速度非常快,生产良率等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标准。

    在曲面屏诞生三年后,2017年京东方宣布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提前在成都实现量产,成为世界第二家实现这一产品量产的公司。这也标志着,柔性屏领域由三星一家独大的局面宣告结束。

    比如华为Mate 60系列手机采用的柔性OLED屏,就是由京东方和维信诺两家国内屏幕厂商提供。国内供应商甚至还能提供满足屏幕性能和设计的定制化解决方案。小米14 Pro的屏幕同样是由国产厂商华星光电提供。

    渐渐地,为了每次在屏幕上都有新故事可讲,国产厂商对曲面屏的挖掘开始内卷到近乎疯狂。

    比如2019年9月发布的vivo NEX3中,就采用了「瀑布屏」设计,所谓「瀑布屏」是两侧曲率接近90度的冲浪屏幕,侧边也可以看到屏幕,用手指划过,画面两侧会有瀑布流出的效果。2020年4月上市的华为P40 Pro采用了四曲面水溢屏,屏幕四周呈现微微弧度,流体边缘溢而不满。2021年2月,小米发布「四曲面瀑布屏概念手机」。

    当然大家也逐渐意识到,这种对屏幕形态的「极致追求」背后,对用户也许并无助益,因为曲面屏的缺点太多了,而优点只有美观、手感好。「一个技术创新,如果在不增加过多成本的情况下,能让用户产生一定的使用黏性,这就是比较重要的创新,否则就很鸡肋。」李刚直言。

    手机厂商也意识到了曲面屏技术问题所在,所以妥协在所难免。虽然还打着曲面屏的旗号,但安卓高端机上的曲面屏曲率越来越小,这两年,微曲屏成为主流。

    去年发布的小米14 Pro,就采用了「全等深微曲屏」。雷军称,该屏幕的研发投入是传统双曲屏的18倍,集直屏曲屏的优点于一身,自夸其是最完美的屏幕形态。

    荣耀最新高端机型Magic6中,采用的是居中挖孔微四曲屏,这种微曲面屏设计只是四周微曲,看起来有点像直屏,但使用上又比曲面屏方便很多。今年1月一加发布的旗舰机Ace 3中,也使用了微曲屏设计,华为最新旗舰机Mate60 Pro也是四边微曲屏。

    起码从字面上来看,安卓高端机还是保留了最后的倔强。尽管微曲屏跟直面屏越来越像。

    02

    论鸡肋程度,曲面屏很难被超越

    对于用户来讲,曲面屏一直就是这样一个让人「爱恨交加」的存在。相比直面屏的「硌手」,曲面屏不仅持握手感顺滑,而且外观出色。

    如果追溯到诞生背景,曲面屏就是那个特定时间一定会出现的「技术创新」。从屏幕显示技术迭代进程来看,当时正处于硬性屏向柔性屏转移的过程之中。如何让消费者直观感受到屏幕技术迭代的变化?曲面屏就是彼时最好的呈现形式,或者说噱头。

    但从进化结果来看,李刚认为,曲面屏这些年为用户带来的功能体验和改进真的有限,恐怕很难再迭代和延续,「一个技术,如果没有长时间的延续、没有成本降低,没有从旗舰到中低端的覆盖,其实就是昙花一现。」

    当然在很多用户心中,曲面屏的衰退也不值得同情。

    首先曲面屏由于工艺复杂,成本较高,一旦损坏维修成本过高。以华为Mate40 Pro为例,官方后台显示,曲面屏保外维修费高达1679元,其他曲面屏旗舰机的屏幕更换价也基本在1500元上下。比如经典的小米11,多年前其曲面屏维修费用就在800元-1200元之间,以小米11的起售价估算,只屏幕维修费用就要占到售价的一半。

    「买得起却修不起」成了许多曲面屏用户的心头痛。

    更糟心的是,由于曲面屏机身结构问题,天生就不好做防摔处理,这导致曲面屏破损率大于直屏手机。张伟当年的三星S8,用了几个月就经历过一次碎屏,「因为屏幕外观太漂亮了,所以没舍得套保护壳,结果太光滑,揣兜里就滑出去了。」

    知乎上有专业人士分析:「即使是相同的微晶玻璃结构,这种传统双曲面屏幕和中框连贯衔接的机型也一定更容易摔碎。」

   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后期小米14 Pro、华为Mate60都只采用中框包裹屏幕的设计,不惜牺牲手感,也要保证抗摔。

    就连曲面屏周边服务也更为麻烦。一位手机经销商告诉《降噪NoNoise》,曲面屏钢化膜的成本普遍高出直屏钢化膜30%左右,并且,一张曲面屏贴膜要花普通屏两倍的时间。

    「贴一张曲面屏的时间能贴两张普通屏。而且不是所有员工都能贴好曲面屏,我还要专门招能贴曲面屏的人。」该经销商吐槽,由于操作难度大,要求高,曲面屏膜贴废了就必须重换一张,损耗率也高。站在商家的角度,给曲面屏贴膜这项服务的性价比并不高。

    早期,由于曲面屏技术完全被三星独占,这也导致屏幕成本居高不下。许多厂商只能受制于三星的屏幕供给,久而久之,用户便形成了曲面屏=高端机的认知。

    真正敢与曲面屏「叫板」的只有苹果。苹果虽然对屏幕外观进行过多次迭代,但始终都是基于平面屏之上的改造。这与苹果一直以来的设计哲学相关。第一代iPhone发布至今,苹果始终坚持直角边框和平面屏幕,成为其标志性特征。

    乔布斯重新接管苹果后,在一次《财富》杂志的访问中表达过自己对设计的理解:「设计不仅关乎产品的外观,而且必须要反映出产品的精髓。」 他和搭档乔纳森·艾弗都认为,设计应该化繁为简。绝大多数公司的设计都由工程技术引领,只有苹果,首先确定外壳形态,再由工程师依次制造相匹配的主板和元件。

    对苹果而言,使用曲面屏涉及到整个App生态甚至软硬件生态的重构,无疑会增加产品开发和生产的复杂性,会对整个生态系统带来挑战。此外,由于苹果本身并不生产显示屏,如果引进工艺相对复杂的曲面屏,成本将会激增。由此引发的利润变化和售价提高也是可以预见的风险。

    当然,更重要的是,深入人心的苹果不需要曲面屏的「高端」来自证身价。平庸的科技公司通过迎合「潮流」去留住用户,只有苹果自信可以引领潮流。

    03

    折叠屏会是新的救命稻草?

    《降噪NoNoise》在访谈多位手机相关人士后,最直观的感受是,近年来的手机行业缺乏创新、瓶颈非常明显。

    深圳华强北的一名从业者感觉,「手机行业这十年来已经换汤不换药」。李刚也认为,自从4G出现后,行业内鲜有革命性的迭代方向出现。继曲面屏成为安卓阵营高端手机的卖点后,摄像头的进化曾引领手机行业的发展,之后是折叠屏技术。但折叠屏对行业的影响程度不及摄像头。

    包括三星、荣耀等安卓阵营的厂商,终端的变革目前都寄希望于AI大模型。有业内人士直言,短期来看AI还只是一个营销噱头,未来AI能否为用户带来一些全新体验还有待观察。

    从全球范围内看,手机巨头似乎正在集体进入「水逆期」。三星刚刚公布的2023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三星营业利润已经连续六季度下滑,去年全年营收同比暴跌85%。除了全球存储芯片需求低迷影响了半导体业务,手机业务也是困难重重,一方面行业还没有走出寒冬,另一方面竞争加剧——2023年三星全球手机出货量首度被苹果反超。

    在这种情况下,最新旗舰Galaxy S24成了全村的希望。三星集团此前就对外宣称,为Galaxy S24设定了3500万台的出货目标。重压之下,抛弃鸡肋的曲面屏、押注更有营销噱头的AI大模型也就成为必然。

    「我倒觉得是个好事,这说明三星有能力接受失败。」站在科技发烧友的视角,张伟认为,放弃曲面回归直屏,是三星的大胆尝试。也许接下来直屏卖的不好又回到曲面屏,那也说明三星有及时纠错和转型的能力,「 对于三星这样的科技巨头来说,即便做错决定,也好过什么都不做。」

    或许对于科技巨头而言,能拿得出引领性的技术创新就是保持行业顶流的最好姿态。

    尽管曲面屏的时代已经进入尾声,但行业总在期待新的创新,比如当下人们已经把更多期望投射到了折叠屏身上。

    据Research数据显示,2023年,全球折叠屏手机市场销量约1800万部,同比增长27%,其中中国市场折叠屏手机销量达680万部,同比增长140%。

    品牌方面,华为称,2月22日将发布新一代纵向折叠屏手机华为PocketS2,并对其折叠屏预出货量进行增幅三倍的调整。不仅如此,vivo下一代大折叠屏新机也将于3月发布,有博主爆料,vivo X Fold3系列折叠屏手机有望分为大小杯两款机型,小杯机型将打出低价,意在加快折叠屏手机的普及速度。

    在业内人士看来,比起曲面屏,折叠屏对于人的视觉体验、应用体验的可扩展性的提升更明显。

    《降噪NoNoise》也发现,尽管增速可观,但2023年,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约2.71亿台。以此推算,折叠屏手机仅占总体出货量的2.5%左右。换言之,折叠屏一段时间内还撑不起增长主力的角色。

    比起曲面屏,折叠屏渗透率低主要仍是由于其成本高、价格贵,近期只能作为厂商面向用户的、对高端机旗舰机的一种展示。至于其能否颠覆现有的屏幕形态,可能还需要更长时间验证。

    IDC数据显示,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12.1亿台,同比下降11.3%,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点。只是与十几年前的竞争环境不同,尽管全球手机品牌陷入衰退寒潮,但今天中国手机厂商的实力早就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  强如苹果,也能明显感受到这种威胁。在刚刚公布的苹果最新一季财报中,苹果大中华区收入同比下滑2.5%。营收遭遇连续四季度下滑,创下2001年以来最长下滑纪录。一个月前,苹果官网产品降价也属历史罕见。「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智能手机市场,这一点没有改变」,在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,库克这样说道。

    此前,三星不断对外造势,称新机将搭载AI大模型,三星Galaxy S24将会成为第一部「AI大模型手机」。怎料先于Galaxy S24发布的国产机们纷纷表示,接入大模型早已成为标配。去年8月,华为官宣Harmony OS 4系统全面接入盘古大模型,随即,小米、VIVO也纷纷秀出了自己的大模型「肌肉」。

    可以预见,关于技术创新的内卷还将持续下去。